华为董事会成员陈黎芳表示,由于受到美国政府制裁等多个因素影响,华为被迫采取初创企业的心态。
 
她表示,为了帮助运营可能是世界上经受最严审查的公司,华为将生存下来,并最终摆脱美国企图利用其技术专长的束缚,开辟一条进入对美国依赖程度较低的新市场的道路,例如节能、人工智能和电动汽车就是华为的目标。
 
陈在深圳接受卫报采访时说:“我们现在处于非常复杂的境地。我觉得这与再次成为一家初创公司非常相似。创业涉及很多不确定性。我们过去依赖的许多元素现在正在发生变化。
 
“信心对初创公司很重要。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成功是理想的结果,而不是计算的结果。
 
“事实上,在过去的 30 多年里,我们已经克服了无数挑战。这一次,我们面临的挑战不是某些内部问题的结果。相反,这是外部压力。事实上,这一挑战重新点燃了我们超过 190,000 名员工的热情。”
 
她说她在英国大学读书的儿子告诉她:“妈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看,曼联曾经比你们更艰难,但今天他们是一支顶级球队。”
 
特朗普政府将华为列入黑名单,他后来还修改了其出口管制规则,以阻止所有未经许可的芯片和组件向该公司发货,即使是来自非美国供应商,如果它们包含任何美国机械或技术。该计划得到了英国国防特别委员会的支持。
 
从表面上看,由乔·拜登 (Joe Biden) 支持的美国战略正在奏效,即使华为还没有完全走向降级区。其收入同比下降了 38%。它于 7 月下旬推出的高端智能手机不适用于 5G 或 Google Play 商店。它被迫将部分业务出售给荣耀,后者在很大程度上攫取了华为在国内手机业务的市场份额。
 
对孟晚舟的清白“充满信心”

本月晚些时候,在英国,电信公司面临停止在英国 5G 网络中安装华为设备的最后期限。
 
华为还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场涉及华为首席财务官、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女儿孟晚舟的官司。她在温哥华仍被软禁,因为美国控诉她涉嫌欺诈性地误导她的银行家汇丰银行,可能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而寻求引渡她。
 
“过去26年,孟晚舟一直是我的同事和朋友,”陈说。“我们既是女人又是母亲。她在加拿大被关押了近1000天,这对她来说确实是不公平的。我可以想象这段时间对她来说有多艰难,这对她的生活和工作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我们对她的清白充满信心。我非常了解她。我们一直并将继续支持她追求正义。”
 
陈坚称,华为有办法实现多元化并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并指出该公司的 19 万名员工中,有超过 10 万名员工从事研发工作。
 
她说:“我们今年的研发投资将保持在 200 亿美元(145 亿英镑)左右。来自欧洲的一份报告显示,华为已连续10年成为研发支出最高的企业之一。我们还在专利申请方面名列前茅。”
 
但她承认:“我们目前无法解决我们面临的对先进芯片的限制,因此我们从这项业务中获得的收入受到了影响。但他也指出,公司有望在中国,欧洲或其他地方解决受阻碍的先进芯片问题。届时,华为可能会在智能手机业务上卷土重来。”
 
她说,与此同时,华为可以推出其他对先进芯片要求较低的产品。
 
“说实话,我们仍然不知道未来智能设备的形式。我们未来使用的智能设备可能看起来与今天的设备大不相同。尽管过去华为只专注于通信技术,但我们现在意识到,我们开发的许多技术可以应用于通信以外的行业并创造价值。此外,这些技术都是华为自主研发的,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很少。”
 
“排除华为并不能使美国更安全”

她说,美国在华为身上发现了错误的网络威胁。“排除华为并不能使美国更安全。自从华为被切断以来,美国或其他任何地方的网络攻击都没有减少。排除华为也不会让美国更强大。事实上,这些举措削弱了美国公司的竞争力,”她说。
 
“让我明确一点:华为从未收到国家提出的任何损害别国利益或违法行为的要求。绝不。我们的创始人在国内接受采访时也说过同样的话。我们的政府和人民也理解我们的立场。任先生也表示,我们绝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这是我们反复声明的事情。”
 
就英国而言,她很清楚鲍里斯·约翰逊将其公司排除在 5G 之外的修订决定是完全出于政治动机。“英国的专业网络安全风险管理组织,如华为网络安全评估中心监督委员会,已经确定了我们可以改进的领域,例如我们的软件质量。但它也承认华为受到英国最严格的审查制度。
 
她声称,在整个十年的监督中,没有证据表明华为有任何不当行为。
 
“在 2020 年上半年,他们(英国政府)基于风险管理考虑做出了决定,但在当年下半年,他们基于政治考虑做出了决定。”她说,英国从来没有对她的公司提出任何可靠的证据。
 
英国政府表示,它“永远不会让商业决策压倒国家安全”,尽管它坚持初步评估,即与华为相关的风险可以通过监控来控制,但美国在 2020 年 5 月禁止向华为出售其芯片意味着风险已经改变。
 
陈说,从中期来看,英国可能是排除华为的净输家。“如果英国政府要保持在创新方面的领先地位,实现南北平衡发展,并在其他领域脱颖而出,就应该坚持开放和自由的贸易政策,以吸引更多的研发和其他领域的投资。”
 
至于反对华为在欧洲参与 5G 的阻力的规模,她似乎并不沮丧。“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与我的预期基本一致。华为在欧洲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我相信我们的客户已经知道华为的产品和技术是否安全、有价值或具有竞争力。
 
“我认为,如果大多数国家仅基于技术考虑做出决定,他们会选择与华为合作。”
 
她最后承认,大流行揭示了我们共同缺乏相互理解,这让她感到震惊。“我以为我了解不同的文化,但由于不同文化的反应方式,这场大流行确实让我对此产生了质疑。人们甚至无法就戴口罩达成共识。”

作者 scforu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