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据报道,为遏止新冠疫情,越南第一大城胡志明市今(23)日起提高防疫措施的强度,禁止民众出门,并派出军队执行封锁、派送食物给居民,直到9月15日,引发英特尔与其他在越南拥有生产基地的外商,向当局提出关切,忧心严格的封城行动若是持续下去,可能冲击投资意愿。
据越南快讯网报道,胡志明市副市长杨英德在此前曾签发公文,下令凡是不符合防疫规定的企业一律停业整顿。在当前严峻的抗疫形势下,越南政府仍十分重视芯片和电子元器件等国际企业的“特殊关照”。据报道,正在越南进行的疫苗接种活动中,英特尔、三星等在越南的电子芯片企业员工列为优先接种疫苗群体。胡志明市英特尔工厂接种疫苗注射的员工已占该厂员工总数的70%。
越南现有芯片制造企业以代工和组装为主,芯片的设计等核心技术环节均在海外完成。越南对国际芯片巨头的吸引力主要在于人力资源和生产成本优势。此前的英特尔表示对位于胡志明市的芯片生产厂追加5亿美元投资主要是为“强化芯片组装和实验环节”。
韩国企业近年来在越南投资设立多家电子设备组装厂,此次疫情生产停摆令不少韩企“受伤”。韩国MT网站报道称,胡志明市的越南国家战略产业园区“SHTP”管委会向入驻外国企业下达“停工令”,这让三星电子措手不及,其在该园区内设有大型家电生产基地,雇佣员工7000余名。由于外企在当地大多以提供食宿方式吸引员工,因此众多国际半导体企业停工后只能将员工安置于周边酒店。
此次越南新冠疫情扩散的重灾区是劳动密集型外资企业。今年5月三星电子在越南的智能手机工厂、液晶屏生产工厂就因为疫情而被当地政府下达命令被迫关闭,部分工厂甚至被关闭长达21天。有韩国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在越南的韩国半导体、家电企业尽最大可能减少损失,但直至越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企业生产恐怕都难以恢复正常,很多企业要么员工不足,要么原材料和零部件短缺。
受到波及的还有日本企业,有日媒分析称,一些日企之前为了削减成本、规避风险,将生产电子原件的工厂等转移并分散至东南亚多国。然而现在东南亚疫情形势反扑,且疫苗接种速度较慢,与集中在一个地方相比,分散生产其实也增加了成本。路透社认为,在经济复苏依赖海外贸易的情况下,东南亚流水线中断令日本经济遭受严重冲击的风险在提升。

英特尔等公司担心严厉的 COVID 措施

据日经报道,美国领先的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和其他在越南经营的外国公司表示担心,在胡志明市长期严格的 COVID-19 对策可能会阻碍其投资,因为河内准备在南部商业中心部署军队以实施限制。
外国公司代表在该国最大的城市胡志明市会见了当局,该市已成为该国最严重疫情的中心。为应对不断上升的案件,中央政府已在该市宣布了从周一开始并至少持续到 9 月 15 日的严格措施。
但交流的细节未知。
英特尔越南和马来西亚公共事务主管 Ho Thi Thu Uyen 周六对日经亚洲表示,周五会议的目的是分享英特尔等制造公司在维持运营方面面临的挑战。
“为员工提供住房的经济负担是主要挑战之一,”Uyen 说。“我们不仅提出了担忧,而且还向城市领导人提供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在 9 月 15 日之后再保留(现有措施),”Uyen 告诉日经新闻。
英特尔的越南公司在西贡高科技园区经营着一家测试和组装厂。作为防病毒规则的一部分,该公司1,870 名工人必须住在设施附近的酒店。自 7 月以来的一个月内,这已经产生了 1,400 亿越南盾(610 万美元)的指出。如果我们在 9 月 15 日之后继续这样做,不仅会直接影响据预算,还会影响产能,Uyen 在会议上告诉市政府官员。
据当地媒体报道,Uyen 告诉当局,该公司完全致力于与政府合作。但她呼吁已接种疫苗的工人可以灵活地返回家中。
一家美国制造服务公司的当地子公司 Jabil Vietnam 回应了英特尔的担忧。当地媒体称,该公司表示,由于实施限制所产生的成本,许多业务合作伙伴已将订单转移到中国和新加坡等其他国家。
与此同时,意大利计算机制造商 Datalogic 表示,该公司一个月内的销售额从 6 月份的 1850 万美元下降到 7 月份的 1100 万美元。据 Zing News 报道,它还失去了大约 40% 的员工,8 月份还剩下 502 人。许多高技能工人努力严格遵守规则并远离家人。
据 Tuoitre online 报道,Aeon Vietnam 总经理 Furusawa Yasuyuki 表示,这家日本零售商面临着在该国维持运营的困难,因为其工人在工作场所需要进行 COVID-19 测试的成本。
古泽建议市政府延长缴纳社会保险、增值税和健康保险的时间,以便企业可以花时间支持员工。
随着外国商界准备将限制延长至 9 月 15 日的最后期限之后,确诊病例继续呈上升趋势,这些担忧被表达出来。
周六,越南记录了 13,417 例新的 COVID-19 病例,这是自 4 月下旬以来的最高每日记录,当时该浪潮袭击了该国,此前该国因其对大流行的相对有效的处理而受到称赞。仅胡志明市就发现了 4,084 例病例,而平阳省则发现了 6,623 例。
“胡志明市希望工人安全,企业安全,但大流行是由delta病毒传播速度非常快引起的。它对商业活动产生了强烈影响,”市人民委员会主席 Nguyen Thanh Phong 在周五与外国企业的会议上说。
图片

胡志明市的半导体布局

越南在2012年由胡志明市人委会通过于2013年正式展开胡志明市IC开发计划并投资成立胡志明市半导体科技公司(Saigon Semiconductor Technology Inc.;SSTI),从培育IC企业、兴建制造和设计中心着手致力促进半导体和IC产业发展。SSTI位于胡志明市高科技园区(Saigon Hi-Tech Park; SHTP)为越南第一个半导体芯片制造及IC封测工厂,规划设置半导体研发单位及装配、测试多功能中心,也包括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升级和设计修改以及工程师培训,产品除了满足国内需求更推动越南半导体工业发展。
值此之际,越南政府开始推动从原本劳力密集的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越南政府正鼓励大规模迈向技术密集的半导体相关技术产业。目前越南的IC产业链上游有硅智财(Silic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SIP;简称IP)设计及IC设计,中游有IC晶圆制造、相关生产制程检测设备、光罩、化学品等,下游有IC封装测试、相关生产制程检测设备、零组件(如基板、导线架)、IC模块、IC通路等,除IC设计与晶圆代工的技术性尚待加强,上游材料、中游零组件、下游组装与系统产品产业链完整,电子及相关零组件已跃升为越南出口第一大产业。根据调查,近来外资进入主要的设厂项目为印刷电路板(Printed Circuit Board;PCB)、连接器、相机模块及被动元件。半导体产业聚落俨然在北越成形,内需之消费型电子产业聚落则主要在南越。越南半导体产业的迅速发展将会为越南推动电子装配和制造业转型升级,创造巨幅的经济产值并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根据专家评估台湾2020年可接获全球IDM厂等的转单,且短期内台湾先进制程、高阶封测的半导体生产及产值仍将领先全球。预期市场对半导体技术产品需求将大幅增加,再加上美中贸易大战越南已成为台湾科技业以及中国大陆转移生产之首选,于是像台湾旭然集团的越南厂于2020年下半年正式步入量产,因受惠半导体暨电子、机械设备及食品化学等产业液体过滤之精密度、过滤效率等需求提升,而布建越南厂产量产更能深化东南亚、欧洲、美国外销市场。
有鉴于全球IC设计产业重心将转向行动装置领域,而越南也已善用接壤中国大陆之便以利进口材料元件、组装、加工经济的地理优势,以及日本、韩国汽车大厂在当地设厂已形成的产业链,吸引电子制造大厂进军北越河内、海防、北宁等,朝向复刻资本密集、技术导向的电子科技产业聚落,为建构越南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目标努力。
而根据胡志明市半导体产业协会(HSIA)主席阮英俊(Nguyen Anh Tuan)表示越南半导体产业最大挑战是缺乏技术操作和监控人员,根据胡志明市高科技园区培训中心资料越南目前有工程师超过2,000个,而高端技术人才的需求每年至少增加20%但是供不应求。无论如何,越南2019年集成电路(IC)和半导体营业额近2亿美元,市场潜力更将为国内外企业提供巨大的投资机会,越南当地企业也更积极的投入IC工业包括产能扩充、购并等,而这一波持续积极投入预期对越南半导体工业进一步发展将有历史性的深远影响。

作者 scforu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