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有消息称紫光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已进入最后阶段,阿里巴巴和浙江国资组成的联合体有望接手,对此,紫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紫光股份表示,暂未收到集团通知,此前便有类似传言。

紫光集团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紫光国微也表示暂未收到集团通知,若有相关消息会及时进行公告。

图片

此番重组整合之前,紫光集团的战略为:以芯片和云网业务为主,以创新和合作为双轮驱动,形成从芯到云的高科技产业生态链,打造高科技产业集团。2013年来,紫光集团通过超过60宗收购和投资,形成了从“芯”到“云”的全产业链能力。

不过,紫光集团芯片收入仅占2019年营收的30%不到,主要有紫光展锐、紫光国微(002049.SZ)、长江存储和法国立联信(Linxens)。云业务才是紫光集团的大头,2019年云业务收入540亿元,占紫光集团年度销售额的70%强,主要有紫光股份(000938.SZ),其云网服务在多个细分市场份额居于行业第一:分布式存储市场份额达到37.4%,居于国内首位;刀片服务器市场份额43.6%,居于国内第一等。

不幸的是,2013年来,数十宗并购快速扩张和多元化发展所要求的现金流巨大,而紫光集团并购整合运营效能有限,净利连年亏损,经营性现金流严重不足,进而现金流主要依靠投资收益和举债融资。而紫光集团投资活动收回的现金流又很大依赖出售股权和资产,这难以持续;继而债务融资重重叠叠,长投配短债,终于导致债务违约而进入破产重整。

光是十三五期间,国开行授信即达1000亿,华芯投资500亿,还发行各类融资债券数百亿元,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周期长,这导致紫光集团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2017年-2020年分别为62.09%、73.42%、73.46%和68.41%,也就是说紫光集团总资产近3000亿,负债即达2000亿元左右,且短期负债不少。

这就对经营性现金流提出较高要求。不幸的是,2017-2019年,紫光集团扣除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39亿元、-67.86亿元和-127.63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经营性活动净现金流才25.38亿元,而这已经比2019年增长超过50%了。以紫光集团的负债规模,每年付息即可达百亿左右,捉襟见拙,可想而知。紫光集团2019年债券报告说警告说,未来公司偿债压力较大,需要大量流动资金偿还有息债务本息,如果公司经营状况出现下滑或者融资渠道减少的情况,可能导致债券偿付受到不利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紫光集团耗资180亿元收购的Linxens也未能注入上市公司,杠杆收购没能退出,进一步加剧了债务负担。

2020年末,紫光集团债券开始出现违约和挤兑,2021年7月9日,债权银行提起破产重整,并为法院受理。7月20日,紫光集团开始引入战略投资者,第一轮竞标提交材料9月5日结束。

紫光集团并购重组竞标文件对对竞标者的产业管理运营能力提出了特定要求,即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应该具备芯片产业和云网产业的管理、运营或并购整合经验,具备管理和运营紫光集团核心产业的能力,能够支持和促进紫光集团下属企业做大做强。

一句话,紫光集团出现债务困境的根本和长远的原因之一在于并购后整合运营能力与大肆并购活动不匹配,导致现金流难以为继。因此,引入的战略投资者要善于经营、能把紫光集团做大做强,由于紫光集团是破产重整而实施并购重组,公告提出战略投资人的芯+云的产业运营能力和并购整合经验与能力尤其重要,两者至少要有其一。如果两者兼有,那无疑更佳。

作者 scforu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