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第一财经报道,11月8日,工商登记显示,华为控股的超聚变数字技术有限公司股东已变更为河南超聚能。此前传闻华为的x86服务器业务出售已有实质进展。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悉,华为的x86服务器业务的买家将由产业基金、海外国家主权基金、互联网公司、银行等多方社会资本组成。
“此次工商变更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后续其他投资方将陆续完成工商变更。”接近交易的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如是说。

图片

早前报道:交易价值或达数十亿元

据南都早前报道,今年上半年便有消息传出,华为计划打包出售服务器产品线给苏州国资委。不过华为内部人当时予以否认,表示华为不会放弃服务器业务。
然而,在美国芯片禁令的限制下,华为难以确保从英特尔获得持续的芯片供应,基于x86架构的芯片将难以生产,放弃x86服务器业务或是最好的选择。而针对这一市场传言,在今年9月的华为全联接2021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媒体见面会上也松口回应称,正在考虑出售X86服务器业务,与潜在的投资者有接触,在进程中。

意味着华为服务器业务大部分将分离而出

据消息称,该服务器业务的潜在买家来自华为服务器业务的一个合作伙伴,以及某地方政府的资产管理公司也参与了谈判。而该项交易的价值可能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
继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后,华为的服务器业务也走到了艰难时刻。据了解,华为的服务器业务主要分两部分,一是以x86架构为基础的服务器,采用Intel、AMD等公司的处理器;二是以ARM架构为基础的服务器。而x86服务器占华为服务器出货量的主要部分,而ARM服务器主要针对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国企和国有银行。出售x86服务器业务意味着华为的服务器业务大部分将分离而出。
显然,受芯片供应影响,不仅手机业务面临困难和挑战,华为的服务器业务同样如此。据IDC的数据显示,2020年末,华为在全球服务器市场上以4.9%的份额排名第五,如今已经跌出前五。IDC《全球服务器季度跟踪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华为服务器业务营收为37.85亿元,同比减少45.9%。
徐直军表示:“自从制裁以来,一直获取不到芯片,华为只能依靠库存来进行生产,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华为也在努力解决芯片问题,但这需要中国的产业链共同努力和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

受相关限制影响 华为前三季度营收下降2155亿元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华为的各项业务正受到芯片禁令、GMS断供等相关限制的持续影响。从华为刚刚公布的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来看,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4558亿元人民币,相比于去年同期降幅达到32.1%,营收下降了2155亿元。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解读财报表示:“整体经营结果符合预期,To C业务受到较大影响,To B业务表现稳定。我们将继续加强技术创新、研发投入和人才吸引,不断提升运营效率,我们有信心能够为客户和社会持续创造价值。”
面对挑战,华为也在发起突围。在今年10月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向外界展示了其生态建设的新进展,搭载HarmonyOS的设备超过1.5亿台,鸿蒙智联已有超过1800家硬件合作伙伴、4000款生态设备,华为移动服务(HMS)全球开发者已达510万,集成HMS Core开放能力的全球应用超过17.3万个。
鸿蒙系统和HMS是华为应对相关限制的两张王牌,从数据来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此外,华为还先后成立了煤矿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智能光伏军团五大军团组织,持续发力To B业务,拓展5G应用场景,深耕行业数字化。

作者 scforu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